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城事 > 巴渝文化

5个文脉故事,读懂重庆盛世城邦背后的千年风流

 

01

文因人而生,脉因事而兴。

南宋绍兴十四年,冯时行郁闷至极的回到家乡恭州(重庆)。

他24岁高中恩科状元,却在37岁时因力挺岳飞抗金,被宋高宗嫌弃,3年后甚至被秦桧打压得丢官罢爵。

身份的巨大落差,让冯时行无奈归乡寄情山水,于梁滩河畔寻胜探幽。

那天,梁滩河石涧断截,河水陡泻数十丈,望若飞雪,溪中有平石丈余,外加上唐代古寺,奇妙盛景总算让冯状元心胸开阔。

他干了三件事。

第一,命瀑布悬崖名为“飞雪”,飞雪岩、飞雪寺至此得名。

第二,修九层阁于岩畔。

第三,复于溪石上凿九曲流杯池。

 

 

溪石中凿九曲流杯池,乃为演绎一种传于东晋之游戏。人于清溪旁席地而坐,让酒觞于流杯池之溪水中漂流,谁面前打转或停下,谁就即兴赋诗和饮酒。

热衷者王羲之,正是在流杯池旁乘兴而归后,一气呵成千古名文:《兰亭集序》。

冯时行尚无王羲之文采,他还有重要事情去做。

绍兴二十七年,秦桧死,冯时行复起,后擢右朝请大夫,提点成都府刑狱,经划边事,卓有功绩。

飞雪寺、飞雪岩、瀑布、流杯池,成为他留给家乡的文脉。

 

 

明崇祯八年,一个叫王应熊的人立于梁滩河畔,于飞雪岩旁,为老乡冯时行做出评价:公明果敢断,足当大事。

王应熊之来头,比冯时行更大。

冯时行最意气风发时,仅宋高宗旁边奉议郎(咨询官),王应熊却是明崇祯帝身边红人、礼部尚书、兵部尚书、文渊阁大学士........

但他一点不快乐。抗后金、荡流寇,却因和周延儒、温体仁(两人俱名列《明史.奸臣传》)结党,被东林党人群起而攻,名声狼藉。

辞官归乡,只有飞雪寺,飞雪岩、瀑布、流杯池等盛景让王大学士流连忘返,心绪稍宁:人生在世,当求问心无愧,何必在乎世人眼光?

随后,王应熊复起,散尽家财,招兵抗清,斩杀说客,拒不归降。

他难以扭转乾坤,甚至缺点多多,却为大明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。

02

明天启二年,秦良玉硝烟中立于二郎关上,长吁一口气。

她面前是重庆古城,回身顾望,缙云山和歌乐山之间那片平原,处处绿树青山、瀑布溪流、村落古桥,一派江南好风景。

这场奢崇明于重庆城发动的叛乱,很有点麻烦,毕竟这位明永宁宣抚司土司坐拥数万精兵。

还好,秦良玉麾下都能攻善战,顺利攻下二郎关,曾和袁崇焕坚守宁远的明将杜文焕也攻破佛图关,收复重庆城已成定局,但肯定又是一场血战!

没有成为战场之地,都是幸运的世外桃源吧?秦良玉感叹。

从天启至崇祯,明朝最终并未逃脱土崩瓦解之命运。秦良玉眼前那座重庆古城,42年内竟然反复易手,在明军、清军,大西(大顺)军铁蹄下饱受摧残。

她看着张献忠攻破重庆古城,无力回天。于是慷慨语其众曰:“吾以一孱妇蒙国恩二十年,今不幸至此,其敢以余年事逆贼哉!有从贼者,族无赦!”

只有她眼中那片平原,一如既往宁静。飞雪寺依然矗立,飞雪岩依然用水瀑声演奏着乐章。

 

 

时光再往前奔走140余年,已是乾隆二十五年,康乾盛世,国泰民安。

一个叫王尔鉴的山东人,在重庆撰写《巴县志》完毕。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这本书直到200多年后,依然被当代学者们奉为经典。

那片平原,已是重庆巴县一部分,名为永兴场。

彼时,她已成为渝合古道上十塘(驿站)中最重要组成部分,称为“四塘”,并在《巴县志》中着墨甚多。

渝合古道,连接的是重庆向往川北、汉中、关中乃至京城的最重要官道。场镇因官道而兴旺,百姓因贸易而富足。

因为渝合古道带来的繁荣,在永兴场飞雪岩旁,流杯池畔,人们甚至于乾隆年间建起一座长55米的五孔石桥,后世称“高滩古桥”。

桥上瑞兽石雕和龙首拱圈,拱圈圆弧高跨比甚至与“黄金分割”比例基本吻合,建造工艺精湛、细腻程度可见一斑。

只有经济繁荣,才有如斯遗迹。

 

 

太平盛世中,王尔鉴满怀激情在《巴县志》里记录下关于永兴场一切:飞雪寺、飞雪岩的得名、流杯池的由来、高滩桥的形制、渝合古道上催生的驿站和繁荣、冯时行和王应熊两位于此之足迹,秦良玉之骁勇不让须眉......

03

上述这一切,还不能完全说明这块土地的宁静富足。

最起码,冯时行和王应熊在游览飞雪寺、飞雪岩,于流杯池旁畅饮抒怀时,这块土地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,连王尔鉴也未收入《巴县志》中。

历史的空白,往往在不经意间被填补。完成这一工作的是考古者,这份工作最具魅力之处,是从最平凡事物中,发现尘封已久的秘密。

2008年,重庆沙坪坝西永棺天墓地发掘现场,编号08SXGM5古墓重现天日。

现重庆历史文化名城专业学术委员会委员,副秘书长李波,在其主编的《沙坪坝文化志》中收录了重庆文化遗产研究院(当时称文物考古所)简报。其大意如下:南宋时期墓葬,出土一黑釉瓷碗,典型重庆涂山窑风格,墓室后龛呈现浮雕缕花门窗和花卉、人物。

尽管有早期被盗痕迹,却依然无法掩盖墓葬主人曾经富足家庭身份。

2011年,西永周家槽明墓现世。发掘简报记载:墓室长5.1米,坐东南朝西北,墓内大量人物、动物、瑞兽、花卉、吉祥图案、仿木结构雕刻,出土釉彩卧女枕,银簪等。该墓葬修建需要大量人力物力,墓主社会地位和财富都较高。

 

 

图片来源于:重庆高新区微讯

对训练有素的考古者来说,出土文物是历史在现场遗漏的关键物证,每个线索都可以引起层层推断和联想。

若单纯出土陶片或谷仓,只能证明这一带数千年前就有人居住。

但出土形制精美的墓葬或瓷器、银簪,从逻辑可以推断这里这块土地上,有富户生活在这里。而这些富户,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宅邸孤零零地耸立在四面无人的荒原上。

至此,西永实现了千年完整文脉逻辑的最后拼图。

由唐伊始,跨越宋、明、直至清朝,每个时代文脉烙印,都能在这块平原上叠加凸显。

“月想衣裳花想容”的华美,“西北望,射天狼”的豪迈,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的感悟,“大明湖上风光好,泰岳峰高圣泽长”的浪漫,让这块重庆罕见的,集自然资源,文脉资源,并横跨千年岁月土地,充满着无穷魅力。

 

 

此时,她已从永兴场,更名为西永,并在1995年重庆那场行政区域变动中,由巴县划归沙坪坝。而且,整个大学城建设的启动,已让西永成为整个重庆城市向西开拓先锋。

04

时光跨入2020年,西永已是重庆科学城一部分。

在重庆,缙云、中梁、铜锣、明月四条山脉,南北走向,将重庆主城都市区中心城区天然划分为东、中、西三个槽谷。

其中,缙云山和中梁山东西并行、长江与嘉陵江南北合抱而形成的西部槽谷,勾勒出了西部(重庆)科学城的轮廓,亦是当今主城都市区承东启西战略支点,融入成渝经济圈国家战略的先锋。

 

 

图片来源于:重庆高新区微讯

这里,除了千年文脉风流,还因为抗战时期郭沫若等大批文化名人寓居于此,被注入了最强大文化基因。

这里,始终肩负着千百年来成渝地区交流发展的重要使命,是当前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主阵地。

在重庆科学城,西永这片土地,正以千年以来最好姿态屹立于辉煌顶巅,助力这座和谐宜居、古今辉映的魅力之城高速发展。

 

 

位于西永的重庆融创文旅城,是参与辉煌的重要力量。作为全国12座融创文旅城中业态布局最多项目,开业首个周末(9月26日、27日)即共计接待客流突破40万人次。

不过,在喧嚣繁华背后,人们似乎正造成一种错觉,重庆融创文旅城天生为“旅”而生,而忽略“文”背后的文脉属性,和流淌在土地上的灿烂文明。

土地上繁荣灿烂而催生的文脉基因,不应因时光流逝而被遗忘,相反更应该为今人挖掘并铭记。

 

 

融创对这块土地自然、人脉资源的保护,是对西永这块古老、宁静、富足之地的最大敬意。

他们让瀑布、飞雪岩依然如故,如《巴县志》中记载:陡泻数十丈,望若飞雪,右璧崩。崖直削,如城墉。

他们让飞雪寺从贞观之治至今,继续沐浴在漫天星光之下,并为这个伟大而富足的国度而骄傲;

他们挖掘出梁滩河中流杯池前世今生,并原样复建这一古迹,让今世人读懂冯时行,王应熊两大名臣文事雅兴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人生境界;

 

 

甚至,他们在修复那座200余年的高滩古桥时也是一丝不苟:

采用当地优质手青石板,按照桥面原来铺装的措施进行铺砌;

让对桥体的栏杆保持原有历史风貌,采取防风化加固处理。

同时,拆换部分无法满足安全使用要求的栏板和望柱,采用同材质进行着旧补配处理。

盛世星空之下,这块富足之地的古老秘密,从此不再因为沉睡而仅仅湮灭于故纸堆,而是重现于世,体现价值。

05

重庆融创文旅城,绝不仅仅是单纯娱乐之城,更非一座简单将建筑按照先后顺序,排列组合之城邦。

这是一场复杂而宏大工程。

融创为西永这片土地,带来了曲水风和及重庆融创桃花源,两大真正对土地理解透彻的高端居住项目。

曲水风和不仅保留了原生自然景致,还将代表着千年文脉传承的流杯池作为精神内核,融入到整个项目规划设计中,以此营造城市诗意生活。

至今,那些古籍青史中的飞雪寺、飞雪岩、瀑布、古桥仍较为完好保存于曲水风和项目区周围, 流杯池(原流杯池移交沙区博物馆)也在周边公园中复制再现。

 

 

重庆融创桃花源,更是将西南第一高端中式园林桃花源系,引入至此。

历经千年,宁静富足。原本,这里就是一所世外桃源,无战火,无动荡。

前重庆三峡博物馆馆长,重庆文博界泰斗王川平的话,最有代表性。

历代重庆攻防战,以攻二郎关,佛图关等要隘为先,而西永一带地势平缓,无天险可守,非兵家必争之地,故而宁静。

尽管地处重庆古城边缘,但中国古代文明从北向南的迁徙过程,已明显在西永一带产生经济文化积极影响,形制规格较高的墓葬就能说明这一切。

作为融创TOP级中式产品谱系,落子于此是对这块土地的无比尊重。

 

 

经典中式园林的呈现,更是一次对历史缺憾补足。

秦汉至清、蜀道难于上青天,建造中式园林所需的山石、木材运输非常困难。无论这座城市地位多高,都难以弥补中式园林之缺憾。

她所唤起的人们对美之渴望悬置数个世纪,人们念念不忘,但始终没能等到回响。而现今,这个问题显然不复存在。

 

 

其实,对一座城市来说,建筑是土地生命的延续,而其内涵和孕育的文脉和艺术,是人类对抗时间和失忆最为有效武器。

在西永这块宁静富足土地之上,以敬意重生书写新的历史,让融创来操刀时代笔迹,这是堪称最好延续荣光的方式。

以上文稿中涉及历史人物及故事来源于以下参考文献资料:

1、《重庆通史》 主编:周勇

2、《沙坪坝文化志》 主编:李波,张建中

3、《巴县志》(民国版)

4、《明史.秦良玉传》

5、考古资料源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

1、本项目推广名为“重庆融创文旅城”,备案名为“重庆万达文化旅游城”;开发公司为:“重庆万达城投资有限公司”;

2、本资料为要约邀请,不作为要约或承诺;买卖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双方签订的《商品房买卖合同》及其补充协议、附件等书面文件为准;

3、相关宣传内容不排除因政府相关规划、规定及出卖人分期规划、未能控制等原因发生变化;本资料所发布内容为2020年10月20日前的信息,出卖人将不定期对宣传材料进行修改,敬请留意最新资料。

4、文章中“南宋时期墓葬,出土一黑釉瓷碗,典型重庆涂山窑风格,墓室后龛呈现浮雕缕花门窗和花卉、人物”内容出自《沙坪坝文化志》;“已是乾隆二十五年,康乾盛世”、“飞雪寺、飞雪岩的得名、流杯池的由来、高滩桥的形制、渝合古道上催生的驿站和繁荣、冯时行和王应熊两位于此之足迹,秦良玉之骁勇不让须眉”、“陡泻数十丈,望若飞雪,右璧崩。崖直削,如城墉”的内容出自王尔鉴撰写的《巴县志》(民国版);“明天启二年,秦良玉硝烟中立于二郎关上,长吁一口气”的内容出自于 《明史.秦良玉传》; 考古资料源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;以及其他参考资料:《重庆通史》。

本信息源自网络仅供浏览,不代表渝网立场及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内容合作投稿

如果您有感兴趣的内容,请直接投稿或者告知我们,请邮件联系!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(邮件必回)

023-68679381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件咨询:客服邮件

工作时间:7*24小时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