渝网 CQYU.COM - 重庆休闲娱乐生活指南 一站带您玩转重庆 登录 注册 | 联系我们

“双枪老太婆”原型: 陈联诗的风雨人生

时间:2018-06-14 09:12:30 来源:渝网 

  陈联诗是小说《红岩》中“双枪老太婆”的原型。陈联诗在南京东南大学读书时参与了“五卅运动”,后因特务追捕回到家乡,参与了华蓥山区从1926年到1948年的三次武装斗争。1935年,她的丈夫、华蓥山游击队主要领导人廖玉璧牺牲,她带着两个孩子孤儿寡母闹革命,直至解放。本文是陈联诗的外孙女林雪撰写的她在解放后的遭遇。

  重庆解放后,陈联诗被分配到重庆市妇联,作了生产部的副部长。陈联诗的身边很快集聚了各种各样的求职者,其中一批“身份复杂”:多次救过陈联诗和她一家的雷清尘去了台湾,他的夫人杨敏言现在生活没有着落,自然要来找陈三姐;她的堂兄陈人望、20年代也曾经是共产党,后来虽然当上了国民党的国防部财务预算处的处长,临解放时却自己拿出三百两黄金,从大特务头子徐远举手里解救出一位起义的同志,还为地下党做了很多工作,条件只有一个:要求陈联诗解放后要保证他的工作。解放时他被有关部门列为“统战对象”,可是当他急急地赶回岳池去侍候夫人生产,却马上被抓起来,当胡耀邦同志派人来过问此案时,他已经在两个小时前被当作“反革命”枪杀。家族里的人们惊恐万分,不由分说将幼小的弟妹送到陈联诗这儿来,意思是那些共产党说话不算数,你这个共产党说话总得算数吧?在陈联诗保留下的那些求职信里,甚至还有当年的军阀杨汉印的信件,当年游击队决定假意接受杨汉印的“招安”,以“借路”开上前线去与红军会合,陈联诗怎么也算是他杨汉印手下的陈营长,白白得了许多武器、装备和银圆,也算是“间接支持”了你们的革命。偏偏这个时候,还有人找上门来,要把自己经营的农场捐献给妇联。

  很多年以前,陈联诗就对于苏联的集体农庄,抱着多么美丽的向往。她把未来的农场命名为“建华”——建设新中华。陈联诗兴致勃勃地将事情向妇联生产部提出,立即引起了她的上司——生产部长的警惕。这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部长在解放区经历过土改,她说这很有可能是地主在玩什么花招!再说陈联诗计划中的“劳资两利,公私兼顾”的原则,虽然是上级提出来的,可那明显是为了发展生产向资产阶级做的暂时让步,你一个老共产党员怎么就当真了呢?这事当然是做不得了。陈联诗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。都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可是不久,重庆市委正式布置了农村的减租、退押和反恶霸斗争。一天,十几个农民兄弟找到了妇联,要找生产部的陈部长,说是他们村里的一个地主在“减租退押”的时候,声明自己的土地已经捐给妇联办农场了,他们来查看是不是地主在逃避运动,耍花招。

  陈联诗当场向农民弟兄们否认了这件事情,然后层层向上作了汇报。

  事情显然闹大了,而且性质也起了变化。市委组织部那个从苏联回来的一把手说:一个老同志,政策水平这么低,要处分。在很短的时间里,妇联开了多次大大小小的会议,对陈联诗进行“批评帮助”,“检举”出她的许多不合乎党性原则的举动。

  在整个“帮助”的过程中,妇联主任最为坚决,生产部长则最为积极。并且由她出面,就“劝退”问题去找陈联诗谈话。谈下来的结果自然很简单:陈联诗坚决拒绝。

  市委组织部的一把手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蔑视,大发雷霆:劝你退党你还不同意?那就开除!于是派了一名组织科长来到妇联,一定要把这事情办到底!

  最后,陈联诗不得不屈服在“党组织的决定”之下。在陈联诗遗存的那些底稿中,有一份三百来字的“退党申请书”。在这份底稿和以后写的许多“入党申请书”中,陈联诗很明确的表明她对于要自己退党的问题一直想不通。

  这一天,是1952年6月16日。

  后来陈联诗知道:如果她坚持不写这份“退党申请书”,她不但会在大会上被正式宣布开除党籍,永远不许重新入党,还会被“开除公职”,不予安排工作。这样的后果远比那些货真价实的“阶级敌人”们得到的更严重。

  1953年春天,陈联诗到了重庆市民政局位于郊区小南海的一个妇女教养院。她在这里工作了一年,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嘉奖,到1954年1月离开的时候,她被当地群众选为区人民代表。

  也就在这个时期,事情起了戏剧性的变化:“三反五反”运动开始了。妇联生产部长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遭受的斗争场面更加残酷——她被关进了黑屋,没有任何人听她的辩解,不久也被逐出妇联,下到了基层工会。

  1960年初夏,陈联诗因患恶性淋巴癌住进医院,文联组织班子对她的革命回忆录进行了最后的抢救。重庆市委专门下了指示:不惜一切代价抢救陈大姐的生命。这在国民经济已经发生困难的1960年,对于一个受过“处分”又“经历复杂”的老人,算得上特殊中的特殊。

  后来,有一个人终于也来看她了,这个人就是原妇联生产部长。生产部长轻轻的走到陈大姐的床前,拉住了她的手。这只手瘦骨嶙峋,手腕上还戴着那只碧色的玉镯,那是当年她的丈夫给她的定情物。生产部长突然就哭出了声来。那场斗争已经过去十年了,中国经历了许多的运动,她终于看清了运动的真相,尝到了被伤害的痛苦,早就开始后悔了。陈联诗默默地取下了手腕上那只碧色的玉镯,将它戴到生产部长的手上。

  1960年7月21日,陈联诗让人代她写下了最后一份“入党申请书”,即第42份入党申请书。第二天,她在安静的蝉鸣中,乘鹤远去。

  1982年8月16日,《重庆日报》在头版头条的一篇重要文章中郑重宣布:为地下党老党员陈联诗同志平反,并恢复党籍。此时离她“退党”的时间,整整30年零两个月。

阅读 (3)

标签:陈联诗,重庆人,双枪,老太婆
我来说两句
74条评论 登录
最近评论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用户名: 密码:
   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加载更多
相关阅读
无相关信息
精华推荐

申明:本站内容仅供浏览参考使用,不作其它用途,如有侵犯,请与我们即时联系删除!

Copyright © 1999-2018 CQY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501303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145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