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城事 > 重庆人物

任正非的重庆往事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两江商业评论”(ID:liangjiangshangye),作者:糜好奇。

任正非的青年时光,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在重庆度过的。

而一个人的青年时光,往往决定着其人生的走向。

1963年秋天,重庆沙坪坝,蝉鸣不已。

19岁的任正非,从贵州都匀只身来到重庆建筑工程学院,简单的行李里,是母亲为他准备的一条被单和两件衬衣。

从一座山城来到另一座山城,青年任正非站在了人生崭新的起点上。

他第一次看见奔腾的嘉陵江和巍峨的歌乐山,江与城,山与城,竟然以如此恢弘的方式融合。

对于年轻的任正非来说,这是一座比都匀大得多的城市。

《人民画报》这样描述1963年的重庆:当时已经有数十条公交线路,总长超过800公里,穿梭于市区的公共汽车身上,均标有“八一号”“国庆号”等字样。

重庆还开辟了通向郊外工业区的新线路,从而使得远在百里外的工人、社员也可以每天搭乘无轨电车进入城区。

那一年,世界依然躁动不安,空气里飘荡着紧张的因子。

中苏公开论战,《人民日报》和《红旗》杂志编辑部陆续发表评论文章,点名批判“赫鲁晓夫修正主义”;

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兴起,马丁·路德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慷慨演讲,那篇著名的《我有一个梦想》横空出世;

肯尼迪遇刺身亡,谜云重重之下,美国政坛噤若寒蝉。

彼时的任正非,心思里只有“读书”二字,他明白,自己能到重庆念大学,来之不易。

任正非出生于1944年的秋天,国家和民族尚处于艰苦卓绝的抗战岁月。

这一年,郭沫若在重庆写下了《甲申三百年祭》,而侵华日军打进贵州,占领了黔南的独山县城,离任正非出生地安顺镇宁县仅200公里。

前方茫茫,未来混沌依旧。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在以后的人生中能明辨是非,取名“正非”。

新中国成立后,虽然不再兵荒马乱,但贵州山区的生活仍然困苦。任正非兄妹七人,他排行老大,一家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来生活。

尽管父亲是中学校长,母亲是小学校长,但一到开学的时候,仍然要为孩子们的学费发愁。母亲到处向人借钱,常常走了几家都未必借到。

三年饥荒时期,任正非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一口白面馒头,但条件并不允许。那时,任家每餐实行严格分饭制和配给制,保证人人都能活下来。

任正非高中是在都匀一中读的,那是当时全贵州省仅有的6所重点中学之一。高考前一段时间,母亲经常在早上塞给任正非一个玉米饼,要他安心复习功课。

任正非知道,哪怕是这小小的玉米饼,也是从弟弟妹妹的口粮中抠出来的。

考上大学临走前,任正非需要带走一条被单。但当时家里仅有3条被单,3人合用一条。

教书的母亲于是捡了毕业学生丢弃的几床破被单,缝缝补补,勉强制成了一条完整可用的被单拿给他。

后来,这条被单,陪伴任正非在重庆度过了五年的大学时光。

一个人的青年时代该如何度过,才算有意义?

任正非考上重庆建筑工程学院,读的是暖通专业。暖通是建筑的一个组成部分,在学科分类中的全称为供热供燃气通风及空调工程。

那个时代,青少年对人生的选择带有很大的盲目性。任正非因为高中时看了一本讲钢铁工人的小说,叫《百炼成钢》,就填报了建筑志愿。但后来一天专业也没搞过。

任正非在大学期间,除了在学习上废寝忘食,其他方面并不显山露水。

平静的学习生活,总有被打破的一天。

1966年红五月,“文革”爆发。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形势下,高校的气氛逐渐狂热而紧张。此时还在重庆闷头读书的任正非并不知道,千里之外,贵州都匀的父母正经历着磨难。

在那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运动中,任正非的父亲受到了冲击。当时,任父在都匀民族师范学校当校长,运动开始就被造反派把揪出来批斗,甚至被学生棒打。

与弟弟妹妹直接目睹家庭遭遇不同,任正非对家中情况所知不多。母亲来信也绝口不提,她只会告诉儿子,“要相信运动,跟党走,争取自己的前途”。

那时,全国性的学生大串联活动已经蔓延开来。终于有一天,任正非从贵州出来搞串联的学生那里得知,父亲被打成了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。

任正非在大串联中收集了许多传单,寄给母亲。其中,有张传单写着周总理的一段讲话:“干部要实事求是,不是的不要乱承认。事情总会搞清的。”

任正非的母亲把这张传单藏在饭里给任父,后来任父说,这张条子救了他的命,他才没有自寻短见。

1967年,重庆武斗升级,“八一五”和“反到底”两大派,不时发生流血冲突。在紧张凝重的空气中,任正非扒火车回贵州探亲。

因为没有票,任正非在火车上挨过造反派的打,赶下车后,又挨过车站人员的打,步行十几里,半夜回家。

来不及叙家常,父母怕任正非受到家庭牵连,让他第二天一早就走。在父母看来,即便是危险的武斗,也没有政治牵连更可怕。

临走时,父亲脱下一双旧毛皮鞋给任正非,并送他一句话:“记住知识就是力量,别人不学,你要学,不要随大流。”

这不是一句鸡汤,是醒世恒言。

回到重庆后,任正非在学习上更加主动,更加刻苦。光是高数题集,他就从头到尾做了两遍,不仅在逻辑、哲学等学科上下功夫,还自学了三门外语。直到大学毕业后,任正非都还在自学电子技术。

狂热呐喊,硝烟舞动。十年动乱,许多同龄人的学业都被荒废耽搁,但任正非却始终保持着学习的习惯和动力。

这一份清醒和坚持,在被时代洪流裹挟的岁月中,弥足珍贵。

50多年后,他对央视记者董倩说,尊师重教,未来二三十年国家才有希望。再穷也不能穷老师,再穷也要对未来投资。

父亲那句“别人不学,你要学”,就像一颗种子埋在任正非心里,多年后它生根发芽,直到长成参天大树。

1968年,任正非报名参军,离开重庆,成为一名基建工程兵。

14年军旅生涯,任正非跟随部队到祖国各地搞建设,闲暇时候,就刻苦专研,搞了不少技术发明。最轰动的是空气压力天平的研制,1977年10月14的《文汇报》这样报道:

解放军基建工程兵某部青年技术员任正非在仪表班战士的配合下,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高精度计量杯准仪器——空气压力天平,为我国仪表工业填补了一项空白。

几个月后,任正非作为解放军科技人员的代表,参加了1978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。在任正非出生那年写了《甲申三百年祭》的郭沫若,坐着轮椅来到会场发言,名叫《科学的春天》。

4年后,任正非被选为党代表,参加了党的十二大。同一时间段,中央军委下发了《军队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》,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到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所驻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。

时代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。

任正非以技术副团的身份转业到地方,被分配在深圳石油系统的一个单位上班。几年后,作为经理的任正非代表公司做一笔生意,结果被对方骗了200万元。

后来,任正非被迫离职,用东拼西凑的两万块钱,创立了华为。

南中国的风,壮怀激烈,深圳湾的潮水,拍打着时代。任正非似乎提前听见了潮汐的声音。

再后来的故事,众所周知。

任正非这大半辈子,历经磨难和挫折,但无论怎样的艰难困苦和人生路窄,他始终敢于面对,不言放弃。

外界总是喜欢将华为崛起的一大主因归结于“狼性”,而忽略了任正非骨子里那些造就“狼性”的基因。

年少时的饥饿感,让他明白“活下去”这句话的含义;文革的动荡岁月里,父亲教会了他尊重知识,做好自己,不要随波逐流;创业维艰,危机感如影随形,他始终保持着跌倒谷底的反弹力。

伟大都是熬出来的,没有人能够依靠天赋和运气成功。

任正非之所以能成为任正非,靠的是尊重常识,重视人才,少说多干,靠的是强大的领导力、决策力、执行力,靠的是勇往直前和永不言败。

华为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,用于表彰先进,上面题词是:不死的华为。

任正非很喜欢一张相片,那是一架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,弹痕累累的伊尔2飞机,依然坚持飞行,终于安全返回。照片是一行大字:没有伤痕累累,哪来皮糙肉厚,英雄自古多磨难。

当美国全面围剿华为之际,外界认为华为已经到了最危险,最危难的时候。任正非反而回答:

没有受到美国打压,孟晚舟事件没发生的时候,华为是最危险的时候。因为惰怠,大家口袋都有钱,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工作。现在全体振奋,整个战斗力蒸蒸日上,怎么到了最危险时候?应该是在最佳状态。

嘉陵江的水涨了又落,落了又涨。

任正非当年就读的重庆建设工程学院在新世纪初被并入重庆大学。今年10月,重庆大学将迎来90年校庆,校方发布公告邀请广大校友重返母校,再叙情谊。

向来低调的任正非,鲜少参加公开活动,此次是否会去,不得而知。但重庆与他的连接并没有因为时间而疏远,相反越走越近。

在去年9月的重庆大学开学典礼上,校长张宗益在寄语新生中,专门提到“你们校友任正非学长所带领的华为公司,最强“中国芯”成功创下六项世界第一”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华为正在与重庆开展战略层面上的合作。

去年5月,重庆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会见任正非,并共同出席重庆市政府与华为公司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。

根据协议,重庆与华为将以智能产业、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发展和智能化应用为重点,围绕智能终端、智能超算、物联网、软件开发、物流云平台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。

重庆主政者向华为对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持表示感谢,希望华为加强与重庆的战略合作。

任正非说,华为对重庆未来充满信心,将把重庆作为发展战略重点进行布局,助推重庆大数据智能化发展,助力重庆经济社会发展。

就在今年5月30日,重庆与华为共同举办了一场智能化城市峰会。重庆渝北区政府、丰都县政府、重庆大学、重庆邮电大学、重庆有线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等分别与华为签署合作协议。

这场峰会上,华为发表了两份白皮书——《华为新型ICT技术能力开放白皮书(重庆)》和《华为ICT人才生态白皮书(重庆)》。

业内人士评价,这两份《白皮书》堪称重庆大数据智能化发展的“参考书”。

水流沙坝,往事并不如烟。

离任正非第一次到重庆已经过去56年了,如今,他又以另外一种方式与这座城市发生着紧密关系。

本信息源自网络仅供浏览,不代表渝网立场及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内容合作投稿

如果您有感兴趣的内容,请直接投稿或者告知我们,请邮件联系!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(邮件必回)

023-68679381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件咨询:客服邮件

工作时间:7*24小时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