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城事 > 巴渝文化

重庆九龙坡由来的传说

重庆有个九龙坡,是非常出名的地方。贯以九龙坡这地名的既有九龙坡区、九龙镇等行政区域,也有九龙坡港,九龙坡集装箱码头等企事业单位。可是九龙坡这地名是怎样来的呢?

据《重庆市地名词典》:“九龙坡,……,境内王坪山岩上‘镌有九龙滩古迹五个大字,滩在江心,有九石翘首若龙’,因名九龙滩。后设店铺,称九龙铺。又因地处长江北岸,呈斜坡地形,遂演化今名。”

这九龙坡是由九龙铺演化来的,九龙铺又是九龙滩演化来的,那九龙滩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这就有了一个故事。

好多好多年以前,朝廷腐败,灾荒连年,天下民不聊生。

这王坪山下住了一家人,这家人姓王,一家共十人,一个老汉,九个儿子。妈在生了第九个儿子后不久就去世了。这老汉领着大的几个儿子一边耕种田土,一把屎一把尿地把这小的几个儿子拉扯大。由于家贫,大儿已经快四十了,小幺儿也十七八岁了,还全是光棍。虽说如此,一家人还是笑笑和和地过着日子。这家人对人也厚道,外人有事,只要说一声,一家人都去帮忙,所以邻里关系也处得非常地好。

成都府有一个阴阳先生,一天傍晚坐在自家门前喝茶,突然看到锦江河头五彩霞光闪烁。阴阳先生一看,不禁一惊,立马起身想看这霞光出在哪里。可这霞光一闪,就顺流而下。阴阳一看,立马明白,这霞光是在指引自已。好在这阴阳先生孤身一人,也不用做啥子准备,进屋抓起装罗盘的捞什子口袋就走。霞光像通人性,阴阳先生不来,它不走,阴阳先生一来,它就顺着岷江往下游走。也不晓得走了好多天,这一天,阴阳先生来到了一座小山下。看长江中霞光依旧闪烁,就是不走了。阴阳先生明白了,这霞光停留的地方肯定有一眼真正的好穴位,有人得到这穴位,后人就要发达。但穴位到底如何,还得看仔细了才晓得。于是想在这附近找地方歇下来,把穴找准了,看仔细了再说下文。

这阴阳先生抬头看了看,这土坡下有一户人家,就上前拍了拍门。开门的是王老汉,就问有啥子事。阴阳先生说道,请问主人家贵姓?我是成都府的人,是个阴阳先生,我在成都看见一个好穴位,追踪到了这里。我想在你们家借住一个时间,把这穴位找准,请主人家行个方便。

王老汉一听是外乡的阴阳先生,心想,人出门,总不能背个房子走噻?与人方便,自已方便。就说,先生,我免贵姓王,你等一下,我去同我的儿子商量一下。说着进了屋。

一哈儿王老汉出来,双手一拱,说道,先生,我同儿子们商量了,我们家人多有些拥挤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就请进吧。

阴阳先生随主人家进了屋,看屋里头整整齐齐地站了九个男人恭候在一边。王老汉介绍道,这是我的九个犬子。这阴阳先生一看这九个儿子,一个个气势轩然。心中不禁一动,难道这好穴位应在这姓王的一家?

阴阳先生对王老汉说道,我在你们家住,会给你们添麻烦,这里先谢了。我在这里多不超过七七四十九天,少则七天也就够了。这点银子,请主人家拿去买点粮米油盐。王老汉推辞了一阵只好收下。

这阴阳先生每天都要出去。有时白天出去,傍晚回来。有时晚上出去,天亮了回来。更怪的是有时半夜才出门,中午才回来。这一来一去过了一个多月,阴阳先生人瘦了,精神也不如来时那么好,遭累垮了。这天是十五,下午,阴阳先生对王老汉说,你去买点肉,打点酒,今晚做点好吃的,我有事情给你说。

晚饭过后,阴阳把王老汉叫到门外院坝,看了看明亮月光下的长江,说道,王老汉,你们一家是好人,这一个多月,你们给了我好照顾,我再次谢谢你们。现在,我把一件大事给你说,你要听好。我从成都追下来,是为我自已找一处好穴位。可这个穴位我看过后才晓得,这穴位不旺当代旺后人。我无儿无女孤身一个,命又不硬,不敢用。这穴位我已经找准了,就在江中间,就留给你了。你看江中那月光闪闪的地方就是了。接着阴阳先生把这穴位的重要,怎样使用,注意的事情一一交待明白。最后,阴阳先生才说,为找这穴位,我已经费尽了心血,现在已经油尽灯枯,活不过今夜。我口袋里还有一点银子,我死后,就请你在后山上随便找个地方,把我埋了就是。千万不要忘了我说的话。说完,这阴阳先生往地下一坐,就断了气。王老汉依言把阴阳先生埋在了后山上。

过了一年多,这天晚上,王老汉突然觉得心慌意乱,心中一默,晓得那阴阳说的事情来了。于是把九个儿子叫到身旁,交待后事。王老汉说,今天是十五,你们看那江中,月光闪闪的地方,看准了没有?九个儿子回答说看准了。王老汉说道,看准了就好,不要搞错了。我可能活不过今夜,现在给你们交待后事。我死后,你们把我送到那月光闪闪的江中,那河底下有一个洞子,你们把我放入洞中。在河坝上捡九坨大的鹅石宝(鹅卵石)来,从放我的那个洞子开始,往下水方向,按老大、老二的次序每隔十丈一个的丢下水去。丢完鹅石宝就回家。回来后就不能出院子门了,在家缝九套麻衣麻衫麻裤。等七七四十九天子时过了,你们披麻戴孝分别到重庆城九道城门外等着,卯时一到,你们就杀进重庆城,捉拿知府知县,就地处决。然后宣布你们是九龙天子,百姓会拥护你们的。切记不要忘了时辰,不能提前,也不能延后。

王老汉说完就咽了气。九个儿子大哭一场以后,依老汉遗言将他放入江中洞子,丢下去九个鹅石宝。

九弟兄回家后,一边守孝,赶着缝制麻衣。一晃四十多天过去了,老大把几个兄弟叫到一起,说道,今夜子时一过,我们就可以到城门口去等,晚饭多煮一些饭,有啥吃的东西都找出来,吃饱了好进城杀贪官,做皇帝。

晚上,九弟兄饱吃了一顿,穿戴整齐,等到子时一过就要出门。老幺最小,耐心也最差。亥时一过,子时到了。老幺就喊大哥走得了。大哥没同意,说还要等。又过一阵,老幺又说走得了,见大哥不开腔,只好再等。眼看子时过了一半,老幺实在等不得了,又嚷嚷说走得了。几个年青点的兄弟也跟着说,子时都过了一半了,是该走得了。这几弟兄一说再说扭到说,把大哥心也说动了,心想这子时已经过了一半多,等一哈儿就到丑时了,早那么一哈哈,怕没得啥子哟?大哥这么一想,就说道,那好,我们就走,记到哈,到了卯时城门一开,就往里杀。

这九弟兄一出门,把个土地菩萨惊醒了。这九兄弟自已不晓得,如果过了子时出门,他们自已看自已是人,别人看他们,就是九条龙了。如果按时辰出门,这九条龙出来,就是一朵祥云飘出去,土地菩萨不会晓得。就是晓得了,土地菩萨也晓得这是天机,是不敢泄漏的。可是,他们出门时子时还没有过,也就是说,这九条真龙这时还不算是真的龙,是似人似龙,还没有变全,就像是妖人。他们一出门,一股煞气冒了出来,当然就惊动了土地菩萨。

土地菩萨一看这九弟兄出了门,一脸杀气,晓得要出大事。九兄弟自已赴难不说,贪官污吏也杀不了,还要连累百姓,使百姓遭受血光之灾。土地菩萨慈悲心怀,要救百姓于水火,只有阻止这九弟兄的行为才是,而唯一的办法,就是牺牲这九弟兄。不过,还是先听听重庆城的城门土地的意见再说。

于是土地菩萨赶紧联络九道城门的土地,把这九兄弟一事说了,问还有没有既让百姓免受血光之灾,又能让九兄弟不死的办法。九门土地想了一想都回答说不能得行,这命中注定了九弟兄的命运,天命不可违呀。土地菩萨内九门土地也没法解救九兄弟,只好说,那你们马上托梦给重庆府、巴县,让他们拿人。

自从王老汉死后安放在江中洞子里以后,重庆城就出了怪事,鸡不叫了。一天不叫大家不在意,二天不叫大家没感觉。可多天不叫,大家就觉得奇怪了,以为有哪样不祥之事发生。重庆知府、巴县知县本来见灾荒连年,四乡人心浮动,就心惊胆颤。鸡不叫了,连城里的人心也浮动起来,更感到心慌。于是到处求神算卦,访僧问道。有得道的高僧、求仙的道长,掐指算了出来,但见是天机,也不敢开口说破。知府知县,惶惶不可终日地过一天算是一天。

这夜打了三更,知府迷糊中突然得了一梦,一矮人拄着拐杖走进后堂,向他一揖,说道,今日卯时,城门开时,重庆九道开门均有一披麻戴孝的年青人进城,这是九兄弟,是九个妖人,可差人捉拿。辰时一到,就在较场坝问斩。方可解重庆城百姓的血光之灾,切记切记。

知府一觉惊醒,不禁冷汗淋沥。想到这时四乡不稳,民情激愤,不如按梦中所示办理。于是派人传叫巴县知县来府商量,一面派出捕快兵丁赶赴各城门城待命。派出的人还没有出门,巴县知县却先到了。一见知府,就向知府禀报说刚做的梦,说的竟与知府的梦一样。知府大惊,晓得这是神仙保佑,立马烧香瞌头拜谢神仙。

卯时到了,城门打开,九弟兄刚进城门,就被捕快兵丁捉获,拉到较场坝等待辰时到来。街上百姓看这九人,个个披麻戴孝,腰间隐约有一蟒蛇缠绕,都以为是妖人,因此人人喊杀。

知府等官早就在较场坝等候,看到九兄弟带到,也隐约看到九人腰间有恶蟒缠绕,立即叫大刑侍候。九兄弟因为早出了门,此时还是凡人,这大刑一上,九兄弟就吃不住了,把事情一一说了清楚。辰时一到,知府丢签,九兄弟倾刻就成了刀下之鬼。

知府见九兄弟已斩,想到他们老汉的穴位尚在,如果有人晓得了,怕又是一个祸害。于是派了一众衙役捕快,带了乌鸡狗血,当天晚上来到江中泼了下去。

这以后,重庆城的鸡又开始叫了。那江中的九坨鹅石宝也慢慢从水中冒了出来,形成了一座滩。就像是九个龙脑壳,望着天上,像是在咒骂天的不公。

慢慢地,这王家九兄弟的事被传开了,这个滩就叫成九龙滩。以后,这岸上大路边,开了几家幺店子,称为九龙铺。慢慢地这一带人家多了,田土开在了坡上,人家也住在了坡上,这一带就叫成了九龙坡。

本信息源自网络仅供浏览,不代表渝网立场及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内容合作投稿

如果您有感兴趣的内容,请直接投稿或者告知我们,请邮件联系!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(邮件必回)

023-68679381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件咨询:客服邮件

工作时间:7*24小时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